金昌战斗的现实性战况怎样?|新疆修武县克服国民党军的公而忘私和第一进攻

图片 3

孟良崮战役发生在什么时候?孟良崮战役简介

2016-06-28 22:31:31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孟良崮战役发生在1947年的5月,孟良崮战役是国共内战期间,陈毅、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在沂蒙山区进行的一次大规模运动战和阵地战相结合的重大战役。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取得了战役的胜利,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被完全消灭。这一战役,开创了在敌重兵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阵线中央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是打破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和转变华东战局的关键一战,被陈毅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此战,华东野战军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魂,在广大人民的大力支援下,一举全歼国民党军精锐“五大主力”之一整编第74师,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粉碎了国民党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

图片 1

此战创造了我军在敌重兵集团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战线中央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这一战役的胜利,是在诱敌深入、持重待机,最大限度地集中兵力于能应付各种可能情况的机动位置这一指导思想下取得的。关键的一着在于,前线指挥员粟裕善于分析敌情的变化,适时而准确地看出了强敌在一定条件下出现了致命的弱点,从而当机立断,迅速抓住战机,毫不犹豫地定下“虎口拔牙”的决心;在战役指导上,做到因时因地制宜,改变了攻歼侧翼之敌的习惯战法,果敢地采取了“中间突破”的大胆行动:利用山区的复杂地形,隐蔽地楔入敌人纵深,集中优势兵力实施分割包围,连续攻击,不给敌人以喘息整顿的机会;并且严密组织了主攻兵团与阻援兵团的配合与协同,从而达成了全歼和速决。国民党评述孟良崮战役

国民党军的战史在评述这一战役时说:共军“在我军云集区内……竟能大胆集中兵力,围攻我七四师,此诚一般始料所不及,亦造成奇袭之基本原因。”

此役也是粟裕大将指挥的杰出战役之一,被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毛泽东主席曾对粟裕说过“这场战役中国只有两个人没有想到,一个是蒋介石,另一个就是我毛泽东!”

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战役是谁指挥的实际上,完整的军事指挥权,包括战略、战役和战术在内。比如,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战役发起前,选择好打哪一路敌人是关键,这属于军事指挥的战略层面,是由司令员陈毅作出决定的;在作战目标确定之后,具体研究如何排兵布阵,这才属于战役指挥的范畴;而在进攻中如何实施攻击,在防御中如何进行作战,则是属于战术方面的内容。如果粟裕负责战役指挥的话,那么他只负责中间这个层面。

只要理解了“战役指挥”的含义,就会明白为什么华东诸将说,粟裕是“辅佐陈毅同志指挥”;也会明白为什么粟裕本人也说,他是“协助陈毅同志指挥”。华野的最高指挥权由陈毅掌握。

况且目前许多人认为,毛说战役指挥交粟裕负责,只是指“歼灭东进之敌”战役;而在华东野战军成立前后,军委从未提过“战役指挥权”的问题。从许多华野将领们的回忆来看,陈毅是名副其实的最高指挥员,在战役过程中能够发号施令,重大决心也是由他来定下的。而现存的华野《阵中日记》,有陈毅在战役过程中下达的命令,这些命令都是战役指挥的内容。可见,张雄文说陈毅“被剥夺了战役指挥权”,完全是别有用心的胡说八道。

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战役,是华野司令员陈毅将军指挥的,粟裕是“协助陈毅同志指挥”。但亦可采用另一种说法,即陈毅、粟裕、谭震林指挥了这些战役。在官方的正式说法中,华东野战军是陈毅、粟裕、谭震林指挥的,正如东北野战军是林彪、罗荣桓指挥的。但是,说粟裕指挥了这些战役是不准确的。

孟良崮战役发生在1947年的5月,孟良崮战役是国共内战期间,陈毅、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在沂蒙山区进行的一次大规模运动战和阵地战相结合的重大战役。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取得了战役的胜利,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被完全消灭。这一战役,开创了在敌重兵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阵线中央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是打破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和转变华东战局的关键一战,被陈毅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山东解放区粉碎国民党军的全面和重点进攻

此战,华东野战军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魂,在广大人民的大力支援下,一举全歼国民党军精锐“五大主力”之一整编第74师,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粉碎了国民党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

□丁龙嘉

图片 2

1945年9月19日,中共中央作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部署》,内中要求:“山东主力及大部分干部迅速向冀东及东北出动”,“山东罗荣桓到东北工作”;“新四军调兵到山东”;“将山东分局改为华东局,陈毅、饶漱石到山东工作,现在的华中局改为分局,受华东局指挥”。按照这一部署,到全国内战爆发时,整个华东解放区,北面是山东,有陈毅、饶漱石指挥的新四军兼山东军区,陈毅、黎玉指挥的山东野战军;南面是苏皖,有张鼎丞、邓子恢指挥的华中军区,粟裕、谭震林指挥的华中野战军。

此战创造了我军在敌重兵集团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战线中央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这一战役的胜利,是在诱敌深入、持重待机,最大限度地集中兵力于能应付各种可能情况的机动位置这一指导思想下取得的。关键的一着在于,前线指挥员粟裕善于分析敌情的变化,适时而准确地看出了强敌在一定条件下出现了致命的弱点,从而当机立断,迅速抓住战机,毫不犹豫地定下“虎口拔牙”的决心;在战役指导上,做到因时因地制宜,改变了攻歼侧翼之敌的习惯战法,果敢地采取了“中间突破”的大胆行动:利用山区的复杂地形,隐蔽地楔入敌人纵深,集中优势兵力实施分割包围,连续攻击,不给敌人以喘息整顿的机会;并且严密组织了主攻兵团与阻援兵团的配合与协同,从而达成了全歼和速决。国民党评述孟良崮战役

图片 3

国民党军的战史在评述这一战役时说:共军“在我军云集区内……竟能大胆集中兵力,围攻我七四师,此诚一般始料所不及,亦造成奇袭之基本原因。”

鲁南大捷油画

此役也是粟裕大将指挥的杰出战役之一,被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毛泽东主席曾对粟裕说过“这场战役中国只有两个人没有想到,一个是蒋介石,另一个就是我毛泽东!”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其使用正规军总数的1/3,约50万人全面进攻华东解放区。而华东解放区的八路军、新四军总兵力为42万人,其中野战军只有13万人。双方相比,兵力悬殊。所以,蒋介石吹嘘要在“3个月内结束华东战事”。

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战役是谁指挥的实际上,完整的军事指挥权,包括战略、战役和战术在内。比如,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战役发起前,选择好打哪一路敌人是关键,这属于军事指挥的战略层面,是由司令员陈毅作出决定的;在作战目标确定之后,具体研究如何排兵布阵,这才属于战役指挥的范畴;而在进攻中如何实施攻击,在防御中如何进行作战,则是属于战术方面的内容。如果粟裕负责战役指挥的话,那么他只负责中间这个层面。

在内战爆发后的前3个月,华东解放区军民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但也遭受了一些损失。其中暴露出一个问题,即思想不一致,难以有效集中兵力歼敌。正如陈毅所说:“山东部队常不安心南下作战,华中部队也不肯入鲁作战,以致数月未能集中兵力,用以钳制的兵力太大。”10月1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党内指示《三个月总结》,内中指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是唯一正确的作战方法。当月上中旬,陈毅主持各支部队干部会议,结合华东战场实际学习《三个月总结》。他说:“山东的民情好,地形好,一切的作战条件都具备。俗话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要想打大仗,最大限度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就要到山东来。”这次会议,较好地解决了战略思想的转变和两支野战军的统一指挥问题。12月12日,陈毅、粟裕等将“对进犯之敌先打宿迁一路、后回师歼击鲁南之敌”的计划上报中央军委,迅即获得批准。15日至19日,山东与华中野战军首次集中作战,发起了宿北战役。此役一举歼灭国民党军3.3万人。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社论说:“这是苏皖解放区超过以前11次大捷的空前大胜利,也是今年7月以来整个爱国自卫战争中空前的大胜利。”紧接着,两支野战军移师鲁南,于1947年1月2日至20日歼敌5.3万余人。鲁南战役,是山东、华中野战军会合后集中兵力、统一进行的成功歼灭战。中央军委致电祝贺“取得空前大捷”!

只要理解了“战役指挥”的含义,就会明白为什么华东诸将说,粟裕是“辅佐陈毅同志指挥”;也会明白为什么粟裕本人也说,他是“协助陈毅同志指挥”。华野的最高指挥权由陈毅掌握。

鲁南战役一结束,中央军委命令,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华中军区合并组成华东军区,陈毅任司令员,饶漱石任政治委员;山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山东军区的主力部队合并组成华东野战军,陈毅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任副司令员,谭震林任副政治委员。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