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中原人民共和国首先造反派”聂元梓:从造反到炼狱(图)

图片 4

文革时期 北京高校五大造反派领袖今在何在?

2016-06-28 22:31:13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当年的五位叱咤风云的学生造反派领袖,在岁月走过时,才发现自己所处的是怎样荒唐的时代,而这样的时代不仅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也改变了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命运。这样的悲剧的根源究竟是什么?我们找到答案了吗?

图片 1

文革期间,北京高校有五大广为人知的造反派领袖,即北京大学的聂元梓、清华大学的蒯大富、北京航空学院的韩爱晶、北京师范大学的谭厚兰以及北京地质学院的王大宾。如今的他们是什么情况呢?

图片 2

一、北大之聂元梓
来自河南、出生于1921年的聂元梓,于1938年加入了中共。1963年,调入北京大学,任经济系副主任;1964年调任哲学系党总支书记。
1966年5月初,在康生的授意下,聂元梓与哲学系另6位教师在北大食堂共同张贴了《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的大字报。这张被毛泽东称誉为“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引发了全国性的造反运动,文革如火如荼地展开。此后,聂元梓当上了北大校文革筹委会主任、校文革主任,并在当年8月18日毛泽东接见百万红卫兵和群众时,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受到毛的接见。
1968年11月,聂当选为中共第9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然而,第二年,随着政治使命的完结,聂元梓被发配到江西省鲤鱼洲北大分校农场劳动,次年,在其要求下,回京治病。

中国第一造反派人物、鼎鼎大名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牵头作者聂元梓仍然活着。聂元梓今年80岁。人们对她1966年”文革”发动期那张冲击北京大学领导者和北京市委工作部门头头的大字报,记忆犹在。

这张大字报得到了毛泽东主席亲自支持,当年是奔走相告的头条新闻。两年后(1968年
7月27日),毛主席宣布派工、军宣队进驻北京高校。聂元梓和蒯大富、韩爱晶、谭厚兰、王大宾这”五大领袖”随即一起下台,失去了领导各自高校”文革”运动的权力。

第一张大字报作者的早年经历

聂元梓出身河南滑县世代中医兼地主的家庭。其父是同情辛亥革命,后来又同情、支持共产党革命的知识分子。父亲同情支持革命,跟聂元梓的大哥聂真很有关系。

聂真早年就读于北京中法大学,是滑县共产党的先行者、滑县党组织的创始人之一。聂真生于1907年,今年94岁,头脑清楚,记忆力尚好,离休时是正部级干部。聂氏兄弟姐妹七人,四男三女。生于1921年的聂元梓是最小的,也是从小受父母兄姐娇惯的一个。聂元梓的四个哥哥两个姐姐,除二哥是参加革命、未入共产党的医学专家,其他都是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先后参加了共产党,从事地下工作的革命者。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大哥参与领导的滑县共产党县委创立后,在其父母支持掩护和物资支援下,曾长期在他家办公。抗战开始,他家更成了过往八路军人员的家,管住宿、吃饭、医疗,还有经费的支援。敌人占据家乡后,母亲曾遭逮捕,狱中坚强不屈。随后父母都去抗日根据地,参加了革命工作。耳濡目染之下,七七事变后,只念了两年初中的少年聂元梓,便跟随二姐和姐夫,到了山西太原,在共产党人薄一波实际主持的牺牲救国同盟会办的学兵队,接受军训。八月,她正式参加工作。

16岁的聂元梓,首次参加的便是党的地下情报工作,领导人是老资格的革命家王世英和刘贯一。王世英当时任北方局情报部长,那时迫切需要办一份地下情报刊物,来为中共最高领导层,及时提供战时情报。

王世英选派刘贯一当这份刊物的主编,让聂家姐妹来做刘贯一的助手。他们三人在一个小院,组成个工作”家庭”。刘假扮”姐夫”,刘和姐姐出去跑情报。聂元梓留在家里守摊,将编好的文稿刻钢板,写蜡纸,印刷。这份油印情报小刊,范围极小,总共印5份,专供中共中央毛、刘、周、朱、彭5位阅读参考。

图片 3

“文革”中的聂元梓

聂元梓1953年已经定级为12级干部,算是党的高级干部了。但是20世纪50年代中期,聂元梓的家庭生活遇见挫折,她的爱人生活作风犯了错误,这时她已是3个孩子的母亲,这给她的情绪以不小的打击。他们终于办了离婚手续。聂元梓想换个环境,到北京去工作。1959年,她将孩子们分别在北京的父母家和天津的姐姐家做了安置。经过她大哥向北大校长陆平介绍,聂元梓于1960年6月调北京大学经济系当副主任。

“文革”初期聂元梓充当的角色

1966年6月1日,毛主席批准广播北京大学聂元梓牵头写的那张冲击校党委和北京市委的大字报,使聂成为毛泽东亲自支持、树立的、执行他的”对反动派造反有理”革命路线的一个角色,一面造反的旗帜。从这天起,聂元梓在”文革”发动时期所充当的角色,已经定下来了。广播了这张大字报后,聂元梓着实有点儿受宠若惊。那张大字报结尾,她添加的一小段文字和”保卫毛泽东思想”等三句口号,正是她心里的话。

1966年8月上旬,中共中央召开毛泽东亲自主持的八届十一中全会,这是一次推进”文革”的会议。聂元梓再次获殊荣,她和北大教员张恩慈、杨克明一起列席此会,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他们。正是在这次接见中,毛主席要他们回校组织文化革命委员会。

更重要的是,毛主席公布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大字报一开头就写道:”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写得何等的好啊!”高度评价他支持的那第一张造反的大字报。同时毛泽东的大字报,也尖锐批评了主持中央常委工作的刘少奇等人派工作组到各高校去,在五十多天里,是”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的”错误路线”。

这样一来,在工作组失势、北大校园经历了一段空白日子后,八届十一中全会一结束,由当时”中央文革”分管高校运动的副组长王任重指导,聂元梓正式受命成立”北京大学文化革命委员会”(简称”校文革”)筹备组织。9月11日,经过选举,她正式当上了”校文革”主任。

图片 4

聂元梓的第一张大字报

1967~1968年的聂元梓

1967年夏末,聂元梓第一次对”文革”前途感到不可捉摸,也失去热情和信心。她认为好些老干部都被作为走资派打倒了,群众组织也分裂了,局势混乱没个停,”文革”肯定搞糟了。但她的观点仍然是毛主席的战略部署被有的人”破坏”了,她指的是中央文革中的人和谢富治。

由此她去找战争年代一位女友商量,想找个退路。那个女友对她说:你要听毛主席的呢!毛主席没叫你下台,你怎么能随意下来呢!你要是不听他的指示,他可有办法整你的!尽管这样,聂还是在8月份有周总理出席,”中央文革碰头会”的接见会上,提出了她的辞职请求,还提出了解散北京大学”校文革”的意见。江青首先起来发言表示反对。她说:”过去你死保
‘校文革’,现在人家一攻,你要求解散‘校文革’,你不干了,不行。”

聂元梓在延安时就见过江青,但彼此并不熟。1966年八届十一中全会,毛泽东在人大会堂接见聂之后,某天江青邀聂上她住地共进晚餐。那回江青真是向她交心,讲了刘少奇夫妇的坏话,讲了外界不知的她搞京剧改革,彭真如何”刁难”她。她的目的是以心换心,将聂收为心腹走卒。

她嘱咐聂,以后有事可以直接打电话找她。但聂怎么做的呢?成立”校文革”,有事她按组织程序直接找当时分工管高校”文革”的”文革小组”另一副组长王任重,这是聂得罪江之始。不久江青扳倒了王任重,1966年11月中旬,派人将聂弄到中央文革记者站变相软禁数天,并要聂交出成立”校文革”期间,王任重有关的材料。

1967年,聂元梓辞职未获批准,1968年,她领导的北大”校文革”仍坚持”除隐患”,反康生、谢富治。她和林彪、江青、康生这些上层人物的矛盾更趋激化,他们在对聂元梓剥夺自由,审查、批斗、关禁闭、劳改5年之后,1973年3月,聂元梓又被戴上”五·一六”反革命分子帽子,开除党籍,监督劳动。”四人帮”在台上,聂元梓被监管8年。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